返回第一章穿越  刀塔之小兵逆袭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闹钟铃想,大学生夏雨像往常一样两耳不闻床外音,一心只做吉祥卧。继续卧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过了一会儿,眯开眼看看闹钟,居然已经8点了,于是条件反射的弹了起来,但想了想:我这是在读大学啊,不是高中啊,大学不都是玩么?反正学分到时临时抱佛脚能过。

于是又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,接着拿出手提电脑,拉上床帘。开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。

打开电脑,登录对战平台,寻找对局这一切用了不到1分钟,还是游戏最能陪伴自己,夏雨感慨道,要是女朋友,怎么也得等半个小时吧,女生出门的效率跟游戏开始的效率真是不能比,而且游戏永远不会背叛你。

晨练第一局,夏雨的精神饱满,准备大干一场,看到了熟悉的冰封王座,熟悉的齿轮界面,熟悉的载入提醒。

游戏还有5秒开始.......

游戏还有4秒开始.......

游戏还有3秒开始.......

游戏还有2秒开始.......

游戏还有1秒开始.......

进入载入画面,画面是一副神仙打架的恢弘画卷,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,但是夏雨却发现这次的画面跟以往不同,哪里不同?夏雨也说不出,只是觉得比以往更加真实。

画面中斯温手上的闪电之锤闪闪发光,似乎越来越亮,怎么载入画面又换了?还是动态的?

正当夏雨疑惑之时,风暴之锤璀璨的跃出了屏幕,夏雨只感觉到刺眼的白光,灼热的热量,夏雨的心脏越跳越快,那时大难临头的感觉,瞬间夏雨意识停止了........

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一年,也许一天,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时间变得很长,也变得很短。当夏雨再度睁开眼时他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。

此时他处在一个无比舒适的温泉之中,汩汩的泉水如一条条暖流滋润着他的生命,温泉外犬牙交错,郁郁葱葱,温泉闪烁着梦幻的色彩。

此时作为骨灰级刀塔玩家,他发现:这不就是游戏里的生命之泉么?再看看自己的装束:手拿法杖,背批羽衣,头戴鹿角,这不是刀塔里的远程小兵德鲁伊么?

难道........我穿越了?!作为刀塔骨灰级玩家,一想到这他兴奋不已,他的ID可是“一打九”怎么说也得闯出个名堂来。但随即他又陷入了失望之中。

为什么?为什么只穿越成一个小兵?!随便给我个英雄,冰女,就算冰女我也能超神啊,确实,辅助超神这事夏雨经常干,你说他人头狗,但他眼粉带的毫不含糊,有几次他还用冰女出输出装:电锤,银月,大炮。照样打的对面屁滚尿流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出装显得不值一提。

慢慢的夏雨只能接受这个现实,投胎是门技术活,既然手里是一把烂牌,那就用心把这把烂牌打赢。

接受现实的夏雨开始环顾四周,嗯熟悉的生命之泉,以及生命之泉旁边的,熟悉的人物建筑,朴实的农妇,敲着锤头的山丘...........

一切是那么熟悉,就在夏雨在温泉闲庭细步的时候,卖属性装的农妇叫住了他:“先知大人,等一等。”

夏雨下意识愣了一下,但反应迅速的他,马上听了下来,看了看自己的装束,他知道:机会来了~

就在一秒之间,夏雨想到:这农妇朝我走来,显然是喊我,然后自己的装束确实跟游戏里四处传送的先知有几分相像,于是夏雨断定:她认错人了~

机会稍纵即逝,想到这,他便随机应变的说到:“您好,我就是先知,找我有何贵干?”

农妇听到后便说道:“哦,伟大的先知大人,我一直听说关于你的伟大故事,我是你的铁粉,能否拔下您羽衣上的一根羽毛给我留作纪念?那样每次看到羽毛,我就能想到你了~”农妇说完脸上浮起一团红云。

夏雨听完,愣了一下,但马上说道:“可是可以,但为了礼尚往来,你也得给我一样东西留作纪念吧~”

农妇听后心情激动不已,心里说道:“噢,天哪,先知大人要留我的东西做纪念?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啊。”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说到:“我这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这个极限法球,我愿意将他送给您。”

“好的,你一定要保管好这支羽毛,就像我保管这个极限法球一样。”夏雨淡定的说到。

听到这,农妇的心情达到了**,虚幻的幸福感弥漫全身,这就是恋爱中盲目的女人,她完全不知道从人间到地狱她只是途经天堂,下一刻他将在地狱煎熬................

夏雨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农妇在那里一直目送他离开。夏雨走了一会儿,稍稍回头瞥了一眼见农妇看不到他了,马上变得欣喜若狂: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这个极限法球,可是作为小兵我也没格子啊。

但是当夏雨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包裹栏时,他发现,自己还真有一个包裹栏!二话不说他立马装备上了极限法球。

此时自己的生命由300变成了490,魔法也有300变成了430。总算不是那么弱了。

接下来他也不能到处闲诳了,要是被某个英雄发现。估计会被当做逃兵就地正法。

于是他投入了小兵的洪流之中,号角声响,战争开始。

他找到远程兵营的位置,混进了德鲁伊群之中,但是与自己游戏里不同的是,这里更加真实,德鲁伊不在是一波一个,而是十几个。

这是几个奔赴前线的德鲁伊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,但是夏雨知道:作为小兵,他们就是待宰的羔羊,是金字塔最底层的存在,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给金字塔顶端的英雄提供金钱以及经验。

这是夏雨感慨良多:以前自己玩英雄时从未体会过小兵的辛酸,现在望着茫茫多天真的小兵,夏雨心中升起一股同情:是啊,小兵们卖力拼杀,付出的不止汗水,还有生命,而英雄隔岸观火只需等小兵残血补上一刀就可坐收渔翁之利,这就是战争,这就是人生。

正如鲁迅所说:“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,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,不久都要闷死了,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。现在你大嚷起来,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,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?”

“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,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热门小说推荐:黑客狂想曲〕〔梅林丛中情系一生〕〔四方游医〕〔南边的北京下雪了〕〔凤凰于飞,余生漫漫且相随〕〔倾世妖娆妃:宠妃很萌很嚣〕〔幻麟神〕〔神之谎言〕〔你是我最美的天堂〕〔长途之纷乱江湖〕〔迷知自我〕〔丧门星〕〔网游之银耀之光〕〔相惜的血〕〔小可爱你不要了我吗〕〔师叔祖该回家了〕〔仙中簪死录〕〔夕繁〕〔魔天白〕〔仙犯〕〔末世录启程〕〔香火神职〕〔爱上极品富家女〕〔守护神学园〕〔帝女轮回归来〕〔思引簪〕〔冥婚鬼夫缠上我〕〔还是小孩子〕〔绝望深渊之幻想国度〕〔九幽命局〕〔神力大陆之战神王〕〔越界情缘〕〔现实的激情〕〔快穿之宿主太毒舌〕〔桐影〕〔末世主宰之校园风暴〕〔黑白尘埃〕〔摘花高手在都市〕〔都市大少修仙记〕〔平衡力量〕〔神偷把心还给我〕〔血手指〕〔宋竭〕〔风卷寒霜〕〔逆乱魔尊〕〔末世之终极进化〕〔颜若倾国非倾城〕〔相亲那些个事〕〔圣幻战界〕〔行天雾雨〕〔网游之千手阎罗〕〔奥斯特的归途之旅〕〔化熠〕〔天道实习生〕〔十二狼崽我的菜〕〔豪门重生之首富帝冷妻〕〔冥刺〕〔玄天霸王〕〔吸血鬼盛宴之苦涩的糖〕〔迷梦前生〕〔网游之幕后大哥〕〔WhiteAgent〕〔超级平民巨星〕〔剑无悔〕〔神秘男爵赘婿〕〔守护甜心之玫瑰花的葬礼〕〔狩匈传〕〔空白区〕〔天龙八部之龙行天下〕〔缓缓之路〕〔禁岛战狼〕〔宇宙之论〕〔谪仙缘之曼珠沙华〕〔逃婚小妻子邪少追妻记〕〔冥婚娇妻三世情〕〔半生迷离半生仇〕〔魔法少女正传〕〔阳极为圣〕〔上帝的楼兰〕〔楚航的痛心〕〔囚锦鲤仇槿离〕〔葬生门〕〔十族祭〕〔陈三机混社会〕〔异世纯情〕〔奶白色的夏天〕〔灯影幢幢入我心〕〔射伽〕〔缘到甘来〕〔伤情情未了〕〔梦错世〕〔仙侠奇情〕〔网游之屠圣仙途〕〔异世界机械纪元〕〔骨肉〕〔诡墓迷咒〕〔苦涩追爱〕〔江山易老红颜旧〕〔苍羽倾颜〕〔四百八十个梦〕〔艾拉大陆〕〔竹马哥哥亲亲我〕〔豪门爱情故事〕〔桐月传〕〔超融王座〕〔探险九篇之鬼窟神穴〕〔元妃〕〔狐火志异〕〔重生做个修仙者〕〔使魄泪〕〔纳托王国的孤儿院〕〔将军错情烟语倾城〕〔护世琴魔〕〔以墨之泽〕〔异界之英雄传奇〕〔楼兰梵唱〕〔寒日来梅〕〔大专秘书〕〔盛世女星品青梅〕〔地府小卒